今年二月份的“今日心理學”(Psychology Today)雜誌裏,有一篇標題為“認知的流亡者”的文章,報導四個被定義為“學習障礙者”的人的故事。

 

這四個人,有藝術家、經濟學家、小説家和生物學家。共同點都是有閲讀障礙(Dyslexia)。有的更加上注意力缺失症(ADD)。

 

他們從小都被認爲很笨、很懶惰。

 

其中生物學家,卡蘿蓋瑞爾(Carol Greider)是2009年諾貝爾醫學獎的得主。她回憶小學時没辦法拼音,或看著字發音,“最恐怖的時刻是被點名讀一段課文。我可以看著字卻不能發音。我覺得像個愚蠢的局外人,没辦法和其他人一樣聰明。”

後來,上課時間,她被抽離到特別教室輔導,讓她更覺自己的“與衆不同”。

 

不過那種靠發音讀出字的方式對她完全不管用。她改變方法,死背。背了幾千個字。她形容那是“瞑著眼往前衝”。一直到開始拿A,才發現自己沒有那麽笨。而也一直到在加州大學聖地芭芭拉 分校(UC Santa Barbara) 就讀時,才明白困惑她一輩子的毛病是有一個名稱的症狀。

 

當她申請研究所時,因爲GRE 的分數太低,所以申請的13所學校裏,只有兩家對她有興趣。“如果不是伯克萊邀請我面談,我永遠不可能進研究所,也不可能發現端粒酶(telomerase, 而贏得諾貝爾獎”。

 

卡蘿表示,她不知道她跟別人是不是真的想得很不一樣。不過“閲讀障礙的補償是記憶”。另一個優點是“可以很快看出問題的核心。我非常善於很快的把麥子從糠裏分開,別人没能那麽輕易的做到。”

 

針對學習問題,卡蘿說“不見得一定要有障礙才能得到你要的。一但有障礙,總是會有其他方法去彌補的。要堅持。做你喜歡的事,一定會找到方法完成的。”

 

文章裏的另一個主角經濟學家,戴安史沃卡(Diane Swonk)。她不會加減乘除

,也沒有方向感。但她是芝加哥一個知名的財務公司的分析師。

 

她的成長過程一樣很掙扎,她有幸得到一位老師的指導,學會記筆記。她靠把筆記一遍又一遍的寫,把所學背下來,完成學業的。現實生活的障礙,現在拜科技之賜,有GPS導航她可以不迷路,有計算機可以做加減運算,有kindle 可以在螢幕上只出現幾個放大的字,讓她沒有讀書的壓力。當然,她還有一個秘書隨時幫她檢查拼音和數學。許多“缺點”都被克服了。

 

擧這些例子,是想讓爸媽們減少焦慮。我們的孩子不完美,一些缺點、弱項,在科技的發達的時代,許多以前不能克服的障礙,都已不是問題。

 

而重要的是孩子不管具有那些特質,都要能相信自己。要能找到自己喜歡做的領域,堅持的走下去。

 

爸媽只要扮演好啦啦隊和加油站的角色就夠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ueling 的頭像
sueling

教出這樣的好孩子

suel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