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看到一個研究意志力的實驗(來自:爲什麽我們這樣生活,那樣工作,一書)。實驗的樣本是大學生。研究者要求受測者進到實驗室時,要忽視一盤剛烤出來的香噴噴餅乾。受測者分成二組:一組是研究者對他們彬彬有禮的解釋做這個實驗,是爲了評量他們抵抗誘惑到能力,同時還感謝他們撥出時間參與這次實驗。另一組則只是冷冰冰的命令‘不准吃那些餅乾’。

結果,過了五分鐘兩組的人都沒有吃餅乾。但這不是實驗的重點,真正要實驗的是要求他們看著電腦螢幕。螢幕設定每五百毫秒就會閃過一個數字。實驗人員要求受試者每次看到6後面接了4,就按一下空白鍵。這是測量意志力的標準做法:留心一連串閃過的無聊數字所需要的注意力,近似嘗試解開無解的謎題。

結果,被善待的一組,可以在整整十二分鐘内,都可以保持專注。而被粗魯對待的學生表現極差,他們一直忘了按空白鍵,說他們累了,不能專心。研究人員判定粗魯的命令已經讓他們的意志力肌肉疲累。

這位研究的心理學家,穆拉文,開始探索,爲什麽得到溫和對待的學生擁有較多意志力,發現關鍵差異在於他們在當中感受到的控制感。

穆拉文說:我們一次又一次發現同樣的結論人們被要求做需要自制力的事情時,然後他們認爲自己是爲了個人理由而做,也就是如果他們覺得那是一種選擇,或是他們開心做的事,或是因爲可以幫助他人,那麽這件事就沒有那麽累人。如果他們覺得沒有自主權,只是在遵守命令,他們的意志力肌肉會很快疲累。在兩種實驗情況下,學生都忽視餅乾,但學生被當作小齒輪而不是人的時候,就需要很多很多意志力。

同樣,我們父母要求孩子時不也是如此。除了‘溫和對待‘之外,一定要讓孩子有機會去明白他今天所有的努力都是在幫自己變成一個更有能力的人。不是爲了爸媽在做功課、練琴、吃飯、運動等等,父母只是他們的支持者和拉拉隊。

希望當他們有這樣的認知時,即使碰到不好老師,就不會拿充實自己的機會和老師賭氣,仍願意好好學習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ueling 的頭像
sueling

教出這樣的好孩子

suel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