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臺灣了一本書,爲什麽你没看見大猩猩?“(The invisible Gorilla by Christopher Chabris and Daniel Simons, 天下文化出版)。

 

這個大猩猩的研究也許有些人已經知道。不過我還是介紹一下。

 

兩位研究者當時一個是哈佛大學心理系的研究生,一個是助理教授。他們請了學生擔任演員,拍了一支短片,内容是兩隊籃球員在場中傳球。一隊球員穿白色衣服,另一隊穿黑色衣服。拍好影片,交由學生們帶到哈佛校園各個角落進行實驗。

 

他們要求志願者一邊觀看短片,一邊默數白衣球員傳球的次數,但不要理會黑衣球員的傳球數。整部短片歷時不到一分鐘。

 

影片一播完,受測者要回報他們計算的數目。正確答案是三十四或三十五下。但計算次數其實不是這個研究的重點。在影片播放一半的時候,有`一位學生穿著全套連身的大猩猩服,走進場景中央,面對鏡頭,做出大猩猩搥胸的動作,然後走出鏡頭,全程歷時九秒鐘。

 

在受測者回答了傳球的數目之後,實驗者開始問了更重要的問題,如:

問:你在計算傳球數目時,有沒有注意到什麽不尋常的事?

答:沒有

 

問:你有注意到除了球員以外的事物嗎?

答:嗯,背後有幾台電梯,還有墻上漆了幾個S

 

問:你有注意的球員以外還有其他人嗎?

答:沒有。

 

問:你有看到一隻大猩猩嗎?

答:一隻什麽?!

 

實驗結果,有大約一半的受測者沒有注意到大猩猩!同樣的實驗重復了好多次,在不同的情境,針對各式各樣的觀衆群,而且在好幾個國家,結果都一致。約半數的人没能看到大猩猩。

 

這種感知上的錯誤源自於“對某個意料之外的物體缺乏注意力”造成的,科學上的專有名詞是“不注意視盲”(inattentional blindness)。人們沒有看到大猩猩,不是眼睛有毛病,只是把全副注意力都擺在視覺世界的某個特定區域或物件上,當預期之外的事物出現在眼前時,即使它外觀搶眼,或是重要的,人們仍然會“視而不見”。

 

這個實驗引申出很多層面的探討。我比較興趣的是作者點出來,值得我們深思的一個見解:

注意力錯覺(illusion of attention。這兩位作者請了民調公司,幫他們對具有代表性的美國成年人詢問他們認爲人的大腦、心智如何運作等一系列的問題。結果發現,超過75%的美國人都認爲,即使他們專注於其他事情上,應該還是會注意到這類出乎意料之外的事件。

 

Chabris Simons 指出:“沒錯,我們活生生地經驗到發生在我們世界裏的某個層面,尤其我們密切關注之事物。但不可避免地,這樣豐富的視覺經驗會誤導我們,令我們相信自己經歷了周遭所有的資訊細節。基本上,我們知道我們所看到的某些事物是多麽的鮮活,但是我們完全沒有察覺那些當時位在我們焦點外的事物。我們那鮮活的視覺經驗,遮蔽了一項非常顯著的心理盲(mental blindness)-----我們以爲,在視覺上很醒目或是很不尋常的東西一定能吸引我們的注意力,但事實上,我們往往完全都沒有注意到它們。”

 

這本書,我也只讀了一部分,只是讀到上面那段話時,很想和大家分享。

也許當孩子眼睛注視某個事物,卻告訴你他没看見時,我們有時是要相信他的。

 

希望這篇文章,可以讓我們減少錯怪孩子!

 

對這實驗有興趣的人可以上網查看:http://www.theinvisiblegorilla.com/videos.html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ueling 的頭像
sueling

教出這樣的好孩子

suel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